年轻人,爱上共享自习,付费学习空间仍受欢迎

面对有限的课外学习空间,学生该怎么办呢?家是一件麻烦事。图书馆满了。咖啡店价格相当昂贵,而且可能会提早关门。通宵营业的餐馆里有让人分心的闲聊和拖着脚步的顾客队伍。即使没有这些,学习也已经很困难了,尤其是对于那些想在下班后挤出额外时间来提高自己在各个学科或个人兴趣领域的能力的年轻专业人士来说。

现在,你可以支付一定的费用,享受在安静的自习室里坐下来的特权——这是共享经济中的一个新概念,专为那些需要空间思考的人而设计。休息室很舒服。有些还提供茶点。你甚至可能被允许整晚待在这里,喝一杯喝不完的咖啡。早在2022年,日本和韩国就成为了自习室的先驱。这个小众概念几年前出现在韩国热门情景喜剧《回复1988》中,现在已经蔓延到北京和中国其他城市。30多家分散在首都的中关村科技中心、朝阳门和中央商务区。顾客——通常年龄在20-35岁之间——凭数字代码或国民身份证进入自习室。他们可能整天坐在那里看书和准备考试。这是一个平静的环境,可以培养专注的思维。

每个人都有一张桌子,有空间伸展四肢或安静地享受茶点。你甚至可以自带零食。“我们为他们创造了一个舒适的环境,以缓解日常生活的焦虑,”30岁的金融从业人员李云桥(音译)说,他于今年9月与一位同事在朝阳门创立了谦卑自习室。该休息室每周7天从早上8点开放到晚上10点,但李说他收到了延长营业时间的请求。在工作日的中午,休息室里挤满了来自首都各地的志趣相投的学习者,其中包括想要提升教育水平的白领。

32岁的孙雪琼(音译)去年11月参加了国家公务员考试。她描述了自己是如何连续几周每天早上从位于市中心以东约20公里的石景山区的家中打车到Humble自习室准备考试的。她和家人一起安排照顾她两岁的女儿,她在家的时候需要她所有的注意力。“我在附近找了一个可以学习的地方,但我家附近的图书馆通常挤满了学生。如果幸运的话,我必须每天早上6点前排队才能在里面找到座位。”孙说,她更喜欢离家学习,以便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材料上。“当我开始去自习室学习时,我的学习效率提高了很多,”她说。这让她不再分心,而且她能负担得起每月500元(71.45美元)的休息室使用费。

29岁的张炳岳(音译)在北京海淀区的研究机构和学院之间经营着一家自习室。他说,他的公司还负债累累,还没有盈利,但很快就会盈利。他说,他在这家占地130平方米的初创公司投资了40万元。“第一个月就有近1000人来学习,”他说。“目前,我们在三个不同的区域有大约53个座位,每天的入住率为50%到60%。”自习室每天收费约38元。张先生的休息室还允许付费顾客在一定时间后刷卡,如果他们愿意,可以在这里过夜。在中国类似yelp的商业评论服务平台大众点评上搜索,发现北京有31个付费学习室,上海有47个,四川成都有24个。展望自习室行业的未来发展,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副教授朱伟表示,付费空间已经找到了一个自然的城市市场,而以前没有满足学习需求。“安静的学习氛围为人们创造了一个相对积极的环境,”朱说。然而,朱说,通宵开放的休息室的潜在安全隐患应该得到妥善解决。但对47岁的北京IT高级经理李凤江(音)来说,最重要的是可用性。他说,自习室分布不均是一个问题,因为大多数自习室都位于海淀或北京市中心。李计划在北京理工大学攻读MBA,并正在准备12月底的一场重大考试。他寻求安静的环境,使他能充分利用有限的时间。他说,学习尤其重要,因为就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不仅是与他人竞争,还有与人工智能技术的竞争。如今,学习和拓展自己的思维变得更加紧迫。与此同时,亚洲以外的一些共享自习室已成为学生、自由职业者和年轻企业家闲逛的时髦场所。其中的一些概念已经被北京的自习室运营商所采用。

25岁的企业家吴三三(音)在朝阳公园附近开设了自习室Moments,她说她从巴黎市中心的共享学习空间La Permanence中学到了经验,不仅为学生提供学习空间,还传达了一种建立公共和社交空间的理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